快捷搜索:  as

宋祖儿推荐阅读《简·爱》

  “由于,”他说,“我无意偶尔候对你有一种稀罕的感到——分外是,像现在这样,你接近我的时刻。我左边肋骨下的哪个地方,彷佛有一根弦,和你那小身段同样地方的一根类似的弦打成告终,打得牢牢的,解都解不开。如果那波涛澎湃的海峡和两百英里阁下的陆地把我们远远地隔开,我怕那根联系的弦会绷断;我有一种首要的设法主见,到那时刻我心坎就会流血。至于你,——你会忘了我吧。”

  “这我永世也不会,老师,你知道——”我说不下去了。

  “简,你听到那夜莺在树林子里唱歌吗?听!”

  我一边听一边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;我再也抑制不住我忍住的情感;我不得不顺从;剧烈的苦楚使我从头到脚都在颤抖。等我说出话来,那也只是表示一个强烈的希望,说我但愿我从没被生出来,但愿我从没来到桑菲尔德。

  “就由于你脱离它感觉难熬惆怅吗?”

  由我心里的苦楚和爱情激起的剧烈情感,正在要求成为主宰,正在挣扎着要布置统统;主张有权占上风,要降服、生计、上升,着末统治;是的——还要措辞。

  “脱离桑菲尔德我认为苦楚,我爱桑菲尔德;——我爱它,由于我在那里过着富厚、开心的生活,至少过了短短的一个时期。我没有受到践踏。我没有被弄得僵化。我没有被埋在低劣的心灵中,没被排斥在同灼烁、生气愿望、高贵的统统交往之外。我曾经面对面地同我所尊敬的人,同我所喜好的人,——同一个独特、生动、宽广的心灵交谈过。我已经熟识了你,罗切斯特老师;认为自己非从你这儿被永世拉走弗成,真叫我害怕和苦楚。我看到非走弗成这个需要性,就像看到非逝世弗成这个需要性一样。”

  “你在哪儿看到了需要性?”他忽然问。

  “哪儿?老师,是你把它放在我眼前的。”

  “什么外形的?”

  “英格拉姆蜜斯的外形;一个崇高和标致的女人,——你的新娘。”

  “我的新娘!什么新娘?我没有新娘啊!”

  “可是你会有的。”

  “对;——我会有!——我会有!”他咬紧牙齿。

  “那末我得走了;——你自己亲口说的。”

  “不,你得留下!我赌咒——这个誓言会被遵守的。”

  “真的,我得走!”我有点恼火了,辩驳说。“你以为我会留下来,成为你感觉无足轻重的人吗?你以为我是一架自念头器吗?一架没有情感的机械吗?能让我的一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,让我的一滴活水从我杯子里泼掉落吗?你以为,由于我穷、低微、不美、矮小,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?你想错了!——我的灵魂跟你的一样,我的心也跟你的完全一样!如果上帝赐赉我一点美和一点财富,我就要让你以为难以脱离我,就像我现在难以脱离你一样。我现在跟你措辞,并不是经由过程习俗、常规,以致不是经由过程常人的肉体——而是我的精神在同你的精神措辞;就像两个都颠最后宅兆,我们站在上帝脚跟前,是平等的——由于我们是平等的!”

 

【编辑:郭艳丽】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